今天是: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律师文苑
细说民国律师那些事儿之十——旧民国美女精英律师 新政府首任司法部长(中)(四川三合律师事务所 马波)
发布时间:2020.08.25    新闻来源:四川三合律师事务所   浏览次数:

      上次聊到史良在董康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了一年后便开了自己的律师师事务所。地址就在法租界辣斐德路辣斐坊一号。


      1933年5月一天,一个人行色匆匆来到史良的律师事务所送给史良一张纸条,史良打开一看,纸条上面写到:“我因冤枉被捕,请史良律师速来接见我。”下面署名是“施义”。  
      史良对施义这个人并不陌生。此人真名叫邓中夏,是中共的一位重量级人物。他早年参加五四运动,是中共最早的党员之一。中共建党初期就是中央委员,参与和领导了著名的长辛店、开滦煤矿、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曾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此时在上海,邓中夏的职务是中国革命互济总会主任兼党团书记。
      中国革命互济总会是当时中共在上海建立的一个党的外围组织。史良也是这个组织的成员,并担任该会的法律顾问。史良见条后,即刻赶往法租界巡捕房。接下来史良是怎样运作的,还是来看她自己细说吧——
      “到了捕房,很快就接见了施义。他说:‘史大律师,我早就认识你。’看守还在旁边,我向他递了眼色。他说:‘我的妻子有一付金手镯,将来可作为公费(律师费),你给我当辩护人好吗?’我笑了笑,拿出两枚银币给看守,要他弄一杯开水喝,看守眉开眼笑走开了。施义告诉我:‘我被叛徒出卖了’。我对他说:‘你不要招供什么,第一步争取做到在租界审讯,不移提,就保住性命了。第二步再说。’(律师的重要性在此开始体现)当时,我害怕室内有偷听装备,(那时还没有发明监控摄像头)便掏出笔来在纸上写了‘你一定不能承认什么’递给他。他很快地塞进口袋里,一瞬间,看守端着开水回来了。”
      会见后,史良请了董康大律师与她共同作邓中夏的辩护人。据史良回忆:“根据被告人住在租界,在租界内被捕等理由,请求裁定不准移提;又经向捕房律师等的努力,法庭当庭也作出了‘不准移提’的裁定,审讯第一步算是胜利结束了。隔了一些时候,出乎意外地发生了变化。由于叛徒的检举,蒋介石知道施义就是邓中夏,极为恼怒,手谕将施义提解南京高等法院审讯。”
      邓中夏被引渡到南京后,于1933年9月21日在雨花台英勇就义。时年39岁。
      在史良的律师执业生涯中,以律师身份为被捕的共产党员辩护,并积极开展营救,并非仅仅只有邓中夏一人。据史良回忆:“我在执行律师业务的第二年,通过事务所秘书郑观松介绍来许多共产党的案件,而且办理每一案件的时候,一定有人前来同我说明这个案子的重要性,当时被捕的经过,并提出有利于被告的证件,供我开庭时应用。”史良先后营救过中共南方局《新华日报》总经理熊瑾玎,左翼作家联盟宣传部长、建国后曾任重庆市委书记、四川省政协主席任白戈(南充市嘉陵区人),左翼作家联盟成员、著名作家艾芜,以及陈卓坤、方知达、吴仲超、贺龙家属等。
      1985年9月16日,习仲勋在《人民日报》上撰文为史良大律师高度点赞:“我们党的邓中夏、任白戈等同志在遭到国民党反动派非法逮捕后,她奋不顾身,积极进行辩护和营救。当时她所表现出来的与我们党患难与共,密切合作,息息相关,英勇斗争的高尚精神,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令人由衷敬佩。”
      史良在律师事务所自己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个银盾,上面镌刻着四个大字——“人权保障”。(我的办公桌旁摆放的是50厘米高的“正义女神”雕像)要看一个律师是否是真正的人权卫士,就看他怎样对待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这一标准,无论是在民国还是在今天都应该是一样的。史良当时已是蜚声上海滩的知名大律师,但她却不忘家世,保持初心。对前来找他伸冤的贫困穷人,她常常免收律师费,积极为贫困的当事人排忧解难,有时还给人倒贴费用。史大律师高尚的道德情操,在当年民国的媒体上就有不少报道。
      作为一名女性大律师,史良更加注重女性权利的保护。1945年,史良在一次演讲中说:“最近三年来处理的三百三十二件案子中,和妇女有关的有一百七十一件……有关财产的不到十件,大都是婚姻问题,其中除二件是男子来请我之外,一百六十九件都是女子来请我的。”史良晚年深沉地说道:“我所办理的案件,除了政治性的以外,就是妇女案件,其中较多的主要是婚姻案件。通过办理这些案件,我认识到中国妇女的苦难。”正因如此,史良除通过代理案件为妇女维权外,还积极参与妇女运动,为妇女权利和性别平等奔走呼号。
      1936年3月8日,上海妇女界救国会、文化界救国会、学生联合会等7个团体召开“妇女节纪念会”。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史良登台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当时著名女记者彭子冈怀着对史良的敬仰之情,在她的那篇颇具影响力的《史良律师访问记》中深情地写到:“纪念‘三八’的会场上,史良这个名字曾激烈地响在群众口里,曾有多少双眼睛注视着听她发言,曾有多少个脸子对了台上那个诚恳的脸子腾了欢跃(这句话放在今天可能要被判成病句),像是要由她得到一些群众所靠得住的话语。
      之后,那穿着暗色旗袍的高大的影子又出现在游行的队伍旁,她前前后后地跑跳着指挥着大队。就那样,这个面影深深地印在人心上了。”
      四十九年后的1985年史良逝世时,曾经和史良一道参加这次纪念会和大游行的胡夏青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满怀深情说:“敬爱的史大姐,我们手挽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路上,上海各阶层人民涌上街头,围在马路两旁,热烈地声援我们。记得您,是那样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和我们,和群众在一起,一直坚持到最后,坚持到胜利。”
      曹操当年有句名言:“生子当如孙仲谋(孙权)”。借用过来说:“生女当如史存初(史良)”。而对当今的中国律师来说,“楷模当学史存初”。
      上期开篇时谈到,“七君子”案是民国最有影响的案件,而史良是“七君子”中唯一的一名女性和女律师。在“七君子”案中,史良有哪些不凡的表现,律师同行又有哪些卓越的贡献?

      咱们下次接着聊哈。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南充市律师协会官网   www.ncslsxh.com   2006-2021  版权所有
地址(ADD):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北湖巷89号    联系电话(TEL):0817-2113922   
E-MAIL:ncslx2253340@163.com   技术支持:南充冠升网络